我的香港20年x2(2004年)

2004年,我在年中的時候,決定不再當記者,轉到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工作,有此想法是由於在採訪期間看到各種與人權有關的問題,令我想到除了報導以外,還有甚麼可以做,年輕就是敢嘗試,就這樣開始了NGO工作的生涯。第一份NGO工作在勞工組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每天看中國各種勞工新聞:國企改制被買斷工齡的工人;每天身處危險工作的礦工;台商港商開設的工廠經常被報導指拖欠工資、長工時等等,最深刻印象是寶石加工廠工人,工人因為只獲提供一個口罩,其他職業安全設施欠奉,得了矽肺病,這是不治之症,肺部被打磨的細小寶石灰塵填滿,還有在電池廠工作的工作也因為工廠職業安全設備很差而有鎘超標的情況,相隔十多年,工人受苦的樣子仍然歷歷在目,還有因爸媽到城裡打工而留在農村的留守兒童⋯⋯問題數之不盡。這些跟香港有關嗎?正因為當時珠江三角洲的工廠林立,而很多都是港資加工廠,港商經常為考慮減少成本,很多連勞動法最低要求的標準也不遵守。這些經驗令我更想進一步了解各種地區性的人權問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